关灯
护眼
字体:

422.第422章 杜鹃蹄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明明都快哭了,却还要挤出笑……

    “挺好看的。”

    她的嗓子仿佛堵塞,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其他赞美的词了。

    心,仿佛被人无情的撕扯开,触目的,皆是鲜血淋淋的场面,是那样触目惊心的痛。

    洛羽宸好似没有听出水茗兮话中的艰难,轻点头,道:

    “朕也是这么认为的。朕让花房明日把这杜鹃移植到皇后宫中,可供皇后一直欣赏。”

    水茗兮身形又仿佛在空中虚恍了两下。

    “臣妾……还有一事不明,不知皇上可否回答臣妾。”

    “皇后但说无妨。”

    水茗兮看了看四处的宫人们。

    洛羽宸明白她的意思,挥手,退走了所有人。

    “皇上,你可还记得……叫做水茗兮的这个人?”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皇后问朕这个,可是要找人?若是,朕,下道旨帮你找便是。”

    他……不知道自己?

    看着他眼底的冷然,水茗兮仍是不可置信,继续追问:

    “那臣妾再问皇上,不知皇上可认识南宫蔺祁?”

    她不信,一个人会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而且还没有一点可疑之处。

    “皇后,你今日很是奇怪,过会儿朕会传太医去你宫里瞧瞧,日后还是没事不要在外面乱晃悠了,好好在你的凤仪宫歇着。”

    他根本就不是南宫……

    洛羽宸说完,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了御花园,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水茗兮只感觉心,仿佛被人扔进了荆棘丛,那一根根的刺,狠狠地扎进她的心里,扎的她鲜血淋淋,伤的她体无完肤。

    疼的她无以复加。

    虽说水茗兮早已预料到这样的可能,但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心痛。

    是她太天真了,南宫,也许她以前会认为他没死,但现在,就算南宫还活着,那么自己,又如何与他长相厮守?

    毕竟,自己的清白已经毁了……

    这一刻,水茗兮心中,不仅仅是失望,还有钻心刺骨的疼。

    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她只看到了一个渐渐远去的模糊身影,走的,是那样的决绝,不会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看来,如此情况下,她不得不为自己再安排一个结局了……至于和南宫双宿双飞,这辈子,她怕是没有那个福分了。

    这将会是她永远都遥不可及的梦。

    “娘娘,娘娘……”

    宫人们见皇上一走,连忙上前扶起滩坐在地上的水茗兮。

    “本宫想自己走走,你们先下去。”

    水茗兮挥手,退下了所有的宫人。

    宫人们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先下去。

    “怎么?本宫说的还不够明白?”

    水茗兮语气冰冷道。

    宫人们不敢坏了规矩,只好行了礼,退下了。

    见她们走后,水茗兮起身,往她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皇宫很大,和她想象的一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金笼子。

    进来了,便也逃不出去了。

    走在路上,吹着冷风,她也渐渐地清醒了。

    清白,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的确比命还重要,但,比她的命更重要千百倍的,是南宫的命。

    若是日后,南宫嫌弃自己这个残花败柳,那也随他去好了,若他不是真爱自己,那,就当一命还一命。

    他救了自己,自己再救他。

    扯平了……

    呵呵……

    这样一想开,她也不似原来那么迷茫了。

    清醒后,思绪也变得好多了。

    如今,洛羽宸是南宫的可能性很小,可能是因为自己忘不了南宫,才会觉得,洛羽宸是南宫的。

    这想法,很幼稚。

    不过,有一点,很可疑。

    昨晚,到底是谁,那极有可能是南宫。

    若南宫没死,且就在皇宫里,那自己还偷不偷宝物了?

    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走一步看一步,以免出错。

    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起码得要让北漠昊天看到自己的'诚意'才是。

    “哼!那个该死的楚湘韵,把本宫害得这么惨,本宫定不会让她好过!”

    尖锐的声音夹杂着不满和嫉妒。

    水茗兮皱了皱眉,悄悄地靠近了几分。

    这声音,好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但一时之间,倒还想不起来。

    “娘娘,您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再者说了,依奴婢看来,皇上是不喜皇后的,喜欢的,是您。这不,今儿个还封您为贵人了,这可是极大的荣耀。”

    水茗兮听清了说话的内容,这才猜出来,是含芷,含贵人。

    还真没想到,这个含芷才当上贵人,其他没长进,这脾气倒是见长了不少。

    难怪自己刚刚一下子只是觉得耳熟,现在细细想来,原来,平常这个含芷在自己面前,可都是恭恭敬敬的,哪敢有半点的越矩,当初给她下药时,还是有点觉得对不起她,现在看来,这个含芷不止给她下药,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人,罪有应得。

    她也不想把这件事情捅破,因为没意义,毕竟她们都是北漠昊天这边的,这要是把这层窗户捅破,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水茗兮刚想悄声离开,便听到含芷花,脚步顿住。

    “哼,真是目光短浅,皇宠在我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她据傲的说。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天下女人,大多数都为了那一点点的皇宠而争得头破血流,而很显然的是,含芷并不属于这大多数中的一个。

    那她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想?

    那个原先接话的宫女不再说话了,心想:这个含贵人,还真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明明也只是个贱婢出身,如今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还真多的傲气。

    但她如今也只是个奴婢,自是不敢多说什么,所以只是闭嘴,不再多言。

    “得了得了,跟你讲你也听不懂,回宫。”

    含芷瞥了一眼小宫女,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过了,便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水茗兮听到她们远去的声音,才从树后走出。

    这个含芷,到底该不该留?

    回到凤仪宫,水茗兮刚一进去,就听一小宫女禀报,称柔妃已等候她多时了。

    水茗兮皱眉。

    “柔妃是谁?”

    小宫女据实禀报。

    “柔妃是当朝宰相的二女儿,夏慕舒璎,未出阁之前,是越国第一美人,现居于四大侧妃之一。”

    水茗兮点点头,看来是找茬的人到了。

    自己坐上皇后之位,看来,有很多人都非常不爽。

    当走进正厅,就看到了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端坐在椅子上,一见她进来,连忙迎了上去。

    水茗兮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她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

    的确是个美人坯子,外貌不错,就不知心地如何了。

    而柔妃对于水茗兮的评价则是这样的。

    淡淡的脂粉浅浅的抹在脸上,眼睛一眨一眨的,倒显得水茗兮有几分清纯,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

    可爱却又在顾盼之间,隐隐透着母仪天下的气质。

    “嫔妾参见皇后娘娘。”

    柔妃连忙行礼道。

    水茗兮几步上前,虚扶起柔妃,道:

    “柔妃请起,本宫不知是柔妃来本宫这里做客,让柔妃久等了,倒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