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0章 龙王令 投亲 万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吵闹声吸引了楚瑜的注意力,她转脸看去,却见一个戴着斗笠,衣衫朴素到有些破旧的游僧正双手合十地对着那恼火的小二鞠躬。

    楚瑜见那僧人一身宁和沉静又古朴的气息,看得人心宁和,却不知怎么惹得那小二大怒,她

    想了想,还是对着那小二招手:“小二,那位师傅的帐,我结了。”

    那店小二一愣,转脸看向楚瑜,有点将信将疑地道:“客官,这穷和尚可是吃了十份蚵仔煎啊!”

    楚瑜几个也呆了呆,霍二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和尚,还真是……能吃!”

    楚瑜看着那和尚修长的身形,怎么看着也看不出像个大胃王,她还是忍着笑给那小二留了一吊钱:“好了,小二,剩下的就算是咱们给那位上师傅捐个香油钱。”

    店小二闻言,立刻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多谢姑娘!”

    那和尚戴着个斗笠,看不清楚眼睛,只看见下半张脸线条异常的精致,只是看不出年纪来,他远远对着双手合十,唱了一句:“阿弥陀佛。”

    说罢,他倒是一点不客气地从小二手里抓了一把铜子方才转身离开。

    “那是什么出家人嘛,蚵仔煎可是肉和蛋,杀生就算了,还不给钱!”小二有点肉疼,忍不住骂骂咧咧地嘀咕。

    楚瑜只是笑,随后忽然肚子里咕噜一阵,她脸色忽有些变了,看向小二:“您这个不会不新鲜罢了?”

    小二见状,立刻大力摇头:“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红袖闻言,忍不住担忧地也站了起来。

    肚子里的不舒服让楚瑜脸色不太好地摆摆手,看向小二:“你这里可有茅厕。”

    小二露出有点为难的表情,挠挠头:“那什么,咱们店的茅房坏了。”

    楚瑜闻言,脸色有点不好。

    “要不这位姑娘、……您就去咱们店后面的那艘船上,船长跟咱很熟,昨晚在咱们这里吃酒,还睡着,您上那里去?现在客人们都用那里。”小二见她脸色不好,她身边带着的几个女护卫模样的手里都有刀剑,不免怕人找麻烦,立刻殷勤地道。

    红袖抬眼一看,果然看见几个客人从那店铺后面绕过来,刚洗完手的样子,便担忧地对楚瑜道:“要不你先去,我让瑟瑟去拿点药回来?”

    楚瑜摆摆手,一脸菜色地赶紧往外走:“不用,我先去个茅厕。”

    说罢,她立刻赶紧绕到船后去了,红袖便也跟着过去。

    看着有人出来之后,楚瑜立刻钻进了船上的茅厕,船上有不少水手在扛货看,似也习惯了有客栈的人来借用茅厕,也只看了几眼。

    红袖看着楚瑜进了茅厕,她迟疑了一会,还是转身折回店里,和唐瑟瑟去拿治拉肚子的药,霍家姐妹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蚵仔煎,也不太敢吃了,只坐着等。

    人生中多有乌龙之阴差阳错。

    或者简称——幺蛾子。

    楚瑜蹲在茅房里,好一会,才觉得肚子里舒服了点,也许是因为蹲得久了,也许是因为海风有些大,吹得船晃悠悠,等着她终于觉得肚子舒服,扶着墙壁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有点头晕眼花,她走出茅厕的时候还忍不住嘀咕:“真是的,怎么回事,这船靠着岸边也能晃得这般厉害。”

    只是,等到她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出了门,看见面前碧波万顷的时候,不禁呆住了,再一回头,就看见岸边早已遥遥!

    “喂,你是什么人!”忽有水手搬着绳子走过,陡然看见楚瑜,立刻竖眉大喝。

    “船上怎么会有女人!”

    “这是什么人,偷偷潜伏上咱们货船想干什么!”

    一个漂亮姑娘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了船上,瞬间就成为了焦点。

    楚瑜看着满船瞪着自己的水手们,拉着自己的裤腰带,一脸无语:“……。”

    不是说好了,船长喝多了还在睡觉么!

    现在她拉个屎,就奔出了这老远!

    ……

    “这位姑娘,抱歉,我们不能返航,你给我多少钱都不行。”面目粗犷的黑脸汉子看着楚瑜正色道。

    楚瑜忍不住一拍桌子,把她放在桌面上的银票都震得抖了抖,眼底闪过恼火:“为什么,咱们离开岸边这才多久,半个时辰都不到,你们转个航向怎么了!”

    她好说歹说,又是掏钱,又是说尽缘由,这些人放着一千两的银票不要,也要固执前行的原因是什么!

    那黑面汉子蹙眉:“此时是顺风帆,风势强劲,咱们的三帆船,半个时辰都能走出的路程,逆风最少也要一个多时辰才能折回头,我们顺风号原本就是明日才启航,但是我接到家中信件,老娘已经病重,我必须赶路!”

    楚瑜看着黑脸汉子,见他面目坚毅,皮肤是跑海人常见的黝黑,一副固执模样,就忍不住揉眉心,随后一手揪住了船长的衣领,硬生生地把他揪了起来:“可是,你总不能拉着我一个上错船的跑你家岛上去罢!”

    红袖她们估计回头看不见她得疯!她也不敢随便暴露自己身份,只说是走散了家人。

    一边的船员看着那瘦弱的姑娘竟然把自家的船长给一把扯了起来,都是一惊,随后就要扑上来,怒道:“放开我们船长!”

    那黑面汉子看着楚瑜近在咫尺俏脸,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只是依然继续蹙眉,抬手示意其他人不要靠过来:“我老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往前再走两个时辰,就会到航线上的宝运岛,那也是个中转的岛,你在那里能坐上回月光岛的船,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

    楚瑜唇角抽了抽:“哦,不会耽搁我回月光岛的船,那要多久?”

    船长老黑想都没有想:“逆风而行,快的一天,慢则两天。”

    总之便是一副他绝对不会掉头的样子。

    楚瑜额头上瞬间爆出一根青筋,大眼死瞪着老黑,忽然很想试试暴力威胁的效果。

    但她没忘记自己虽然熟悉水性,却不辨方向,这海上情况复杂,这老黑又是一副吃软不吃硬的模样。

    她闭了闭眼,最后还是……

    “算了。”

    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勉力松开了老黑的衣领。

    随后,她看着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岛,忍不住抚额,只能希望红袖她们发现她不见了,能查到她是到底去哪里了。

    她这个运气……也是没谁了。

    楚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老黑看着她,又看了看桌面上的银票,继续蹙眉:“女孩子一个人不要带太多银票,很容易被人打劫。”

    楚瑜转脸看他,一把将银票收回,笑得灿烂地一拳捣在桌面上:“好啦,来打劫老娘!”

    “砰!”一声巨响,桌子四碎。

    老黑:“……。”

    众水手:“……。”

    ……

    “阿弥陀佛,施主不要妄言,仔细言灵作祟。”一道慈悲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众人一转脸,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甲板上站了个戴斗笠的和尚。

    “咋有个和尚!”老黑一惊。

    那和尚认真地道:“贫僧云游四海,借了施主个茅房,相逢即是有缘。”

    楚瑜却忍不住挑眉:“你是那位上师?!”

    那和尚看向楚瑜:“阿弥陀佛,女施主,善哉,善哉。”

    楚瑜瞅着那和尚,老觉得他身上的袈裟看着有点像东瀛的和尚,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老黑眉心拧成了麻花:“真是的,以后绝对不能仓促行船!”

    一边的大副忍不住也低声嘀咕:“行货船上有和尚和女人都是极为晦气之事啊!这一下遇到两个,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行货船有女人和和尚确实是众人皆知的忌讳。

    然而,这次……

    是都遇到了。

    ……

    “一切都是迷信!”楚瑜没好气地道。

    老黑看看她,也点点头:“嗯。”

    然而,迷信,有时候也许……未必是迷信。

    ……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阴郁了下来,海面起了大雾。

    “轰隆隆!”

    一声巨大的闷响声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随后整艘船猛烈到底摇晃了一下,毫无防备的众人一下子跌成了一团。

    楚瑜在最初的失去平衡之后,立刻脚下一横,稳住了下盘,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看向窗外,只见甲板上一篇火烟滚滚。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她神色一寒,立刻冲到了甲板之上,一群水手们惊惶,昏头转向的他们正奔走尖叫。

    “是霸王鬼!”老黑最快反应过来,冲到船边,看向远处,指着远处的不知什么时候蒸腾的雾气里升起的一面旗子,有些颤抖地叫了起来。

    楚瑜和其他赶过来的众人都神色凝重地齐齐看去,黎明昏暗的天光下,雾气和烟火之间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见一点海波荡漾

    楚瑜忍不住疑道:“霸王鬼是什么……海上的鬼吗?”

    此时一阵凉风吹过,而他剩下的半句话瞬间消失在喉咙间,他瞪大了眼,和众人一齐看着三艘黑色的大船出现在烟雾之间,船头上飘荡的黑色骷髅海盗旗在烟雾之中鬼魅又狰狞。

    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则是海盗船上的泛出腥红光芒的炮筒正正对着他们的船只。

    “轰隆!”

    连续数声巨响,对方再次一声招呼都不打地将所有的炮火齐齐向他们的船只倾泻而来。

    她梭然睁大了眼,厉声大喊:“散开,散开,所有人都散开!”

    她一个利落的翻滚,同时抓住老黑直接往船舱里躲去。

    老黑一个壮汉直接被她甩来甩去,惊愕得下巴都掉了,但是死里逃生,他还是忍不住看着身边的女子歉意地道:“对不住,楚姑娘,我应该先把你送回月光岛的。”

    楚瑜叹气:“算了,说这话有什么用?”

    她看着窗外的海盗船,见对方正往他们穿上抛铁锁,往穿上爬,便忍不住蹙眉:“这霸王鬼是怎么回事?”

    老黑脸色变得有点凝重:“杀人不眨眼,贪得无厌……这人是海王手下的恶鬼。”

    楚瑜一愣:“海王?”

    老黑点点头:“没错,地上人皇,海上龙王。”

    他顿了顿:“从北赤红礁到南岛礁全部都是海王的地盘,海王是这一带最大的海盗王,但凡来往这些海域的商船都必须向海王买海王旗才能平安通行,不被海盗劫掠。”

    楚瑜闻言,心中忽然咯噔一下,这个做法……这个行事风格,还真是有点额……像某人,可是她从来没有听说那位爷还这么霸道,金大姑姑说他可是海道正义的维护者!

    所以……应该不是一个人罢?

    楚瑜自己也有点没底气。

    她挑了眉,低声问:“那若是如此,来往商船只要买一只海王旗不就一路畅通无阻了?”

    老黑闻言摇摇头,苦道:“话虽如此,海王是盗王,他是征服了所有的海道。的那只旗确实是令海盗们见旗回避,能保住商船平安,但是价格极其高昂,所以不是所有的商家都买得起,而且不少商家自己本身也有护卫,所以他们也宁愿冒险,我今年是老娘病了,货没有回本,所以还没买!”

    ……

    看着不断翻上来,面目狰狞的海盗们,还有立刻举手投降任由对方劫掠的水手们,老黑看了下楚瑜,焦灼地低声道:“大妹子,你赶紧进房间去换男装,否则这些家伙可不是好人!”

    这么个俏姑娘在这里,怕是要遭毒手,老黑无比地后悔自己的固执。

    楚瑜大眼咕噜一转,发现那些海盗们确实不像好人,点点头,抬手抓了一把灰在脸上抹了抹,又往房间里钻了进去换衣衫。

    也许,她可以换一种方式……投亲?!

    嗯,投亲。

    ……

    ……

    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主上,您不再多用点么?”土曜看着托盘里没有动多少的食物,微微蹙眉看向坐在窗边的修挑人影。

    夜色阑珊,幽暗的光线透过窗棂落进来,勾勒出了船舱里那一道半靠在榻上的修影。

    只是光线太暗,看不清楚男人的神情,只他慵懒而优雅地半支着长腿,修臂搁在腿上,手里把玩着一把细长锐利的弯刃。

    “土曜,你说那丫头顺利脱险了,本尊见到她的时候,应该送她一个什么样的见面礼呢?”

    他的声音幽柔如水,在这寂幽的暗夜里异常的悦耳惑人。

    “这……。”土曜有点摸不准自家这位爷的心思,思索片刻后,一脸诚恳地道:“属下不知,您是打算揍小夫人一顿,还是抱着她怜香惜玉温存一顿。”

    许是上了船之后,男人们都变得有点匪气,说话也没甚顾忌。

    琴笙也不恼,隐在黑暗里的俊颜,也只看得到下巴和嘴唇,他微微勾起唇角轻笑了起来:“嗯,这是个好主意,若是她乖乖地别出什么幺蛾子,便有糖吃,但她若是再出什么幺蛾子……。”

    他笑容有点凉薄到阴狠,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一捏,“锃!”一声,他手中的弯刀瞬间碎裂,发出一声有些刺耳的金属哀鸣声来。

    土曜见状,很是有些心疼:“主上,这可是难得的冷冰寒铁铸造的片骨刀,切人骨头比切肉还容易,您这是……。”

    “这刀子声音不错,去,再寻些来。”琴笙忽然懒洋洋地打断了土曜。

    “还是,你想换你的骨头来取代它们?”

    土曜闻言,立刻噤声,缩了缩脖子,嘀咕:“是。”

    哎呀,明明就是想小夫人,想得火大,拿宝贝出气儿。

    “属下瞅着,您和小夫人分开,也没有多冷静嘛,她那边忙得热热闹闹,您这边揍人杀人也风生水起的,到了夜里就寂寞难捱……。”

    土曜捧着碗筷往外走,一边碎碎念,忽然听得脑后风声,他立刻敏捷地避开!

    但是……

    “啪!”

    下一刻,一只墨砚就直接砸在了头上!

    土曜一个踉跄,反手接住墨砚,哧溜一下钻出了门外才捂住头上的大包蹲在门外,忧伤地感慨:“唉,果然自古说实话的铮臣总是早死啊!暴君啊,暴君!”

    一边轮值的武卫们都默默地隐身回了自己的位置里,默默叹息——

    新的首领,有时候真的好像个智障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