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腐尸王的祭妃_分节阅读_14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宁愿他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这样就没有人会和我抢,也没有人想设计他,我真的累了,分分合合,聚少离多,每一次都是痛,痛到麻木,只想放手却又爱撤心扉,如果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我会更加幸福。”掩住眼底的落寞,木洁淡淡的说。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马车里的对决“……是么?也许,雪燕也是这样想的吧,如果我不是一族之长,那么她就不会为了我而吃苦,我们的孩子也不会夭折,她的额头至眼睑,那一道深刻的疤,是我亲手划上的,妖**而绝美。”沉默片刻,他有些恍惚的说着,伸手抚摸眼底的暗影,那是多年来不曾真正入睡所留下的痕迹。

    “雪燕?你的爱人?”木洁似乎懂了,他的心原来一直都在为爱所折磨,只是不知这又和拓跋撤有何关系。

    “呵,男人是不屑有爱的,曾经我也这样认为,我眷恋她,需要她,但是绝对不是爱她,这个想法错得有多么离谱?她不是我的正妃,只是一个侧妃,而且在她之后,我还纳了其他几房侧妃,虽然最疼爱她,却不是唯一,因为我不想被一个人牵绊住,当我舍不得离开她时,我就会去找其他女人,告诉自己,她们都是一样的。”这一次不在是冷笑,而是苦笑,上官无尘的手无力的搭在额头,那个女人是他心里唯一的弱点,即便他已经快被蛇神吞噬了,也还是为她而留下了一块空白。

    “这就是男人的世界观?无知而可笑,你难道不知,这样做,那个女人是不会爱你的,难道你不渴望得到她的爱吗?还是,你只需要她的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输给拓跋撤,一个连自己感情都不敢承认的男人,懦弱得令人发指。

    就“你不会懂的,我不能被一个女人所掌控,女人只是传宗接代和发现***的工具,我要光大蛇族,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却步。”猛抬头,他嘶哑的吼叫着,心底却苦涩万分,他敢说一味的找拓跋撤的麻烦不是为了雪燕吗?他敢说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琪雅吗?

    “是么?你献身给蛇神,真的只是为了琪雅吗?”脸上是不赞同的表情,如果他不爱,就不会痛苦如斯,感觉不是不承认就代表没有发生。

    “……对,你说的对,我是为了雪燕,一切都是为了雪燕,我不该,但是还是爱上了。”闭上眼,他杜绝将眼底的绝望被她看见,那个清秀可人的女子,永远是那边柔情似水,他一再的伤她,一再的让她流泪,她却没有半丝埋怨,可惜,一切都被毁了,当她用仇恨的眼光看着他时,他觉得自己好似被凌迟一般,痛到无以复加。

    堙“也许她根本不爱你,也许她太过爱你,所以才放纵了你的伤害,但无论是哪一种,我想最后都是两败俱伤。”古代的女子多是忍让的,一再看着丈夫娶进小妾,雪燕没有抗议,才导致最后的悲剧吧。

    “……我很贪心,不准自己爱他,却执意要她爱我,雪燕向来淡然,对于府中那众多的妃嫔,她从不争宠,但是,我就是觉得不舒服,她的淡然,她的洒脱,让我愤怒,我想要她抗议,想要她也学着那些女人争风吃醋,所以,我时常在她面前宠爱新的妾妃,只要看到她眼底出现一抹异彩,我就觉得很开心,却不知这样只是让她离我越来越远。”他不懂女人,也不了解那些故作的洒脱,更加不了解雪燕,直到她离开他才知道,自己伤她有多重,甚至让她夜夜难眠,神经都出先了一些恍惚。

    “你……真是太过分了,如果她爱你,她会拼命想要放弃你的爱,她只是心痛麻木,没有知觉,不是淡然。”真没想到上官无尘会是这样无知的男人,他居然这样伤害爱他的女人,活该他现在失去她,可是这有和拓跋撤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会不会太偏题了?

    “你说的对,我不懂女人,也不认为有这个必要去探讨一个宠妃的心思,直到拓跋撤的出现。”是他让他学会什么是醋意,是他让他发现雪燕对于他终究是不同的。

    “撤?关他什么事?”难道他是第三者?不可能,在认识自己之前,他连爱是什么都不明白。

    “暗瑄当时在拓跋撤的统领下已经非常壮大,甚至连天晔王朝都要礼让三分,一个机缘巧合,我结识了出外狩猎的拓跋撤,因为彼此实力相当,所以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后来我知道他是暗瑄的族长后,就想和他联盟,我助他扫除天晔,他帮我扩大疆土,从此两分天下,而他也没有反对,不日便带着随从来琪雅密谈。”他们曾经是英雄惜英雄,回忆起过往,体内的冰冷似乎克制了些,他有些怅然。

    “原来你们曾经是这样的感情,那为什么会反目呢?”和那个他爱的女人有关吗?

    “……拓跋撤来到我府上,最躁动的就是我的妻妾们,他是一个非常吸引女人的男人,浑然天成的霸气,俊美无措的姿容,都令那些女人蠢动,然而,我根本不在意,如果他喜欢,送给他几个美人以示友好又何妨?”上官无尘说得自然,也没有一丝妒意,因为那些女人在他心中根本不值一提。

    “你究竟把女人当做什么?物书吗?还是宠物?或者是玩物?”真是可怜了那些妃嫔,想起以前拓跋撤的后宫,里面不乏这样被自己男人无情送出的主。

    “说实话,我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只要有价值,送出几个女人根本没有任何难处,然而拓跋撤却不好女色,对于府里那些女眷的暗示明示,甚至是**,他都视而不见,但是,在他见到雪燕时就变了。”上官莫的眼底出现一片激狂的血色,甚至带着一抹狂乱,和先前说到那些女人时完全的不同。

    “撤,不可能会看上她的,那时候他根本不懂爱。”木洁铁定的说着,里面莫不是有什么误会吧,如果是以前,她会这么相信他吗?也许不会,但是经历了那么多,她知道她只有无条件的相信他,两个人才能幸福。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上官无尘的仇恨“哼,你别自欺欺人了,雪燕本来不爱出席这种宴会,她喜欢清静,但是,那日,我的一个侧妃说,她知道雪燕善舞,可以在宴会中助兴,而且,如果我让自己的侧妃跳舞娱众的话,拓跋撤会觉得我很有诚意。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私心里也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