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悦容劫难逃风月_分节阅读_23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出很大的微笑:“好啊!”

    他收起笑容,深邃的眼眸紧紧将我凝视,许久许久,别过脸,恨恨道:“你总是如此狡猾!”

    我但笑不语,自是明白他不会真的选择与我同死,因为他此刻肩负着萧家大任,而我怀着他兄长的孩子,是他兄长给予寄予生存希望的唯一动力,我们谁都舍不得死,也都不能死。萧晚月已不再是以前的萧晚月,楚悦容也不再是以前的楚悦容,不会再幼稚的将逝去的爱情当做生命的全部。活着,还有很多使命要去完成;活着,还有很多悲欢要去经历。我们都在改变,都在不断的失去中学会珍惜,在人生的无常中慢慢地找回一度迷失的自我。

    为自己而活,活出生命的色彩,纵然世已桑田,此志永不沧海。

    我道:“晚月,好好活下去吧,就算只能长居塞北,也别忘记萧姓赋予你的骄傲。”

    萧晚月道:“大战未定,你如何肯定我会就此退居赛北?楚悦容,做人别太自负的好。”

    我道:“那么,就让明日一战定输赢吧,看我如何将你萧家大军打得落花流水,让你从此终老胡阙!”

    萧晚月道:“彼此彼此,我必让你体会一败涂地的滋味,也好让你就此死心塌地与大哥归去,做你们的闲云野鹤去吧!”

    言罢,两人对视一笑,随之哈哈大笑,顿觉天地辽阔,心胸豪迈,前尘往事,诸多爱恨纠缠,尽在笑声中烟消云散。

    我摆摆手,道:“行了,也别再送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萧晚月道:“悦容,人生的这条路,我也只能送你到这路了。”

    我不由伤感:“晚月,保重。”

    萧晚月颔首:“悦容,保重。”

    我说:“在我转身后,你也转身吧,从今往后,谁也不必再看谁的背影离开了,就让再见,再也不见。”

    萧晚月道:“放心吧,这一次,你一旦转身,我绝不会再站在原地等你。”

    我微笑点头:“如此,便好。”

    出了蒹葭关,在劫和天赐焦急的迎了上来,见我无恙,纷纷舒了口气,随后问我谈得如何了。

    我拍拍他们的肩膀,笑道:“明日一战,必将载入史册,流传百世,所以你们俩今夜回去都好好睡上一觉吧,明日给我打足十二分精神上战场,我让你们两人做先锋,打头阵,到时候都给我放手一搏,竭力杀敌吧!”

    随后,我上了马车,懒懒的,斜斜地依靠在车架上,抿嘴淡淡地笑,却不知在笑些什么。

    马车哒哒上路,来时不带云彩,去时不沾尘埃。

    一阵风徐徐吹来,吹起了车窗垂帘的一角,我抬眼一看,却见那人只身站在蒹葭关上,渐渐模糊的身影,萧瑟在黯然寂寞的月光下,站成了一点孤独的苍白,慢慢地,慢慢地,被夜色覆盖,唯有空中那轮明月,亘古落照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突然,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我掀起马车的帘子,对着蒹葭关上拉长远去的身影,破生大喊:“萧晚月,你这个大骗子,到现在了你还要骗我,这次我绝不原谅你,明天我要让你好看!”

    骂完后,我放下帘子,仰靠在马车里急促地喘息,眼泪,在脸上猖獗。

    天赐在前面策马,不知嘀咕了什么,在劫便走进车厢内,单膝曲地,默默地半蹲在我面前。我说:“在劫,借我个肩膀用用吧。”他说:“好。”我埋首在肩膀上,碎碎自语:“很早很早以前,我曾跟他说过,再见,是为了再次相见,这一次我跟他说,再见,是再也不见了。明明说好了的,这最后一次转身,谁也别送谁的背影离开,从此天涯海佳,永不相逢,永不亏欠——可他就是个混蛋,大骗子,他又骗我!过去那么多年来,他骗走我最初的单纯,骗走我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骗走了我真挚的感情,眼泪,快乐,悲伤……他骗了我一辈子,到最后,还要骗走我的愧疚!我说了不会再恨他,可是,现在我真的好恨好恨他,我恨死他了!”

    在劫沉默不语,静静地让我依靠,他用他宽厚的肩膀,拖起了我半生的眼泪。

    流完这最后一滴泪,晚月,我绝对不会再为你流泪了,就让我们回到各自的世界里,过各自的生活,爱各自该爱的人,在情感上,我们都是自由的,谁也不会亏欠谁,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

    马车消失在天的尽头,萧晚月站在蒹葭关上,听见了她那声怒吼,回旋在夜空下。

    他抬头,漫天星光灿烂,月色如梦,然后,他静静地微笑,对自己说,没关系,已经习惯了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只是习惯了而已。

    所有有关她的记忆,最深刻的永远都是与她的离别。

    她用一转身离开他,他用一辈子忘记她。

    他总是这样,一直向前走,走不完距离;一直向后退,退不出回忆。不想放弃,却不可触及,所以只能笑,褪尽悲戚。

    就最后再骗她一次吧,这次分别后,杳音只能在梦中茫然。但他从未后悔曾与她相识,纵然从此,天各一方。

    他就这么抬头,对着星辰明月,微笑着,微笑着,泪流满面。

    往事突然全部涌上心头,他终于发现,自己欠她太多太多眼泪,泪是心头上的血,欠下的眼泪,是世上最痛苦的债,而他得用孤独的一生去还。以后的日子,他为萧家掏尽心思,却再也找不回能让他掏尽眼泪的人了。

    佳人已去,梦已醒,离别三恨天。

    而他,只能独守一座城,清冷月色下,轻轻低吟:“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回头看,不见来时伴……”

    ****

    天楚二年六月二十七日,萧楚两军决战于蒹葭关三十里外的雎鸠坡上,史称“雎鸠之战”。

    萧晚月败于楚悦容之手,从此退出关外,毕生恪守与楚悦容之约,至死未曾踏入中原半步。

    阖上历史浓重的扉页,数百年后,有一诗人途经此处,怀古遥想。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金戈铁马,多少英雄豪杰!

    到如今,不见厮杀连天的烽火岁月,只余连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