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0 产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后和秦英帝确实是欺人太甚了,这古代的医疗条件不好,谁不知道生个孩子就是过道鬼门关。每年里,有多少高门大户的女眷,是死在了生育这一关上。

    太后和秦英帝偏偏挑了顾卿晚要生产的关头上,突然就给秦御赐了个侧妃,赐侧妃也便罢了,偏偏谁都不选,反倒是选了和顾家有深仇大恨,和顾卿晚有过节的周家女儿周清秋。

    这也便罢了,周清秋从前可是被秦御毁了脸的,自从那以后,周清秋便没有再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下,蛰伏了这么久,既参加了选秀,那便说明周清秋的脸已经完好了。

    可她的脸又是怎么好的?想也知道,太后先前向顾卿晚讨药,那都是为了给周清秋用。顾卿晚推辞了,太后便想法子用手段,得到了那药。

    好嘛,用顾卿晚的药,给周清秋治好了脸,紧跟着再将周清秋赐给秦御当侧妃,还是在顾卿晚要分娩的当口?

    这样欺负人,这样可恨,这样不要脸,这样憋屈的事儿,顾卿晚还真没受过。

    她听到圣旨的一瞬间便想明白了这一切,顾卿晚知道,太后和皇帝这是要气死她,要刺激的她难产,最好挂了。

    她也知道,就算是皇上下了圣旨,秦御也不可能不反抗,她应该相信秦御,要淡定,不应该激动的。

    可秦御不知何时竟然也成了她的一片逆鳞,全然不准旁人染指一丁点,顾卿晚还是在乎了,还是控制不住的激动了。

    在还来不及调整情绪的时候,她腹中剧烈一痛,已是要生了!

    糖包竟似感知了外部的环境,也跟着气的要命,在顾卿晚腹中天翻地覆的,急于来到这个世界保护母亲一般。

    随着文晴的惊呼尖叫声,顾卿晚的身子一晃,捂着肚子就要往地上倒。

    丫鬟们忙忙扶着她,那边秦御等人,听到尖叫声,哪里还顾得上接什么旨,秦御扭头就瞧见了瘫软在丫鬟怀中的顾卿晚。

    她脸色发白,明显是受了刺激,动了胎气,更为可怕的是,一条血线蜿蜒流下,已经染红了她素白的挑线群。

    那一抹红,刺激的秦御顿时异色眼眸也跟着浮起了猩红血色来,他就像是一头被侵占了领地,发狂发怒,毫无理智的雄狮,骤然起身,紧跟着身影如魅影,瞬间便到了呆愣的王德全面前,他抬手便扣住了王德全的脖颈。

    他的手臂紧绷,臂上肌肉鼓起,王德全被他抓住脖颈,直接拎了起来,他浑身的暴戾杀气,斜飞入鬓的长眉像两柄锐利的剑,异色眼眸似烧起了火焰,这样的他,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魔君。

    随着他手臂越抬越高,王德全手中的圣旨直接掉到了地上,他扔掉圣旨去掰秦御卡在脖颈上的手,他害怕的失禁了。

    从太监袍摆滴滴答答的流下恶心的尿液,都落在了那圣旨上。

    王德全的脸越来越紫涨,他双眼外凸,红的眼睛像是要在压力下爆裂开,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已经没力气去掰秦御的手。

    王德全的手垂落了下去,身后却传来秦逸的沉喝声。

    “阿御!你冷静点,快先送弟妹进产房!”

    秦逸的喊声像是解除狂魔的符咒,秦御顿时便回过了心神来,丢掉手中软掉的王德全,他转身就直奔顾卿晚,抱起被围着的顾卿晚,他发足便往连心院的方向奔。

    顾卿晚知道生孩子很疼,但是她也没想到会疼成这样子啊,肚子里像有只孙猴子在大闹天宫,她瞬间浑身都被汗水湿了一层又一层。

    她有些害怕的揪着秦御的衣襟,道:“秦御,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准你再娶妻生子!”

    秦御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往连心院跑,俊面紧绷,额角青筋都凸了起来,闻言他垂眸看向顾卿晚,见她鬓发都已被打湿,一向红润的脸也苍白的很,他便心慌的厉害,偏顾卿晚还说这等话,他紧咬着牙,几乎是用愤恨的目光盯着她,一字字道:“你若是敢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黄泉碧落也要找到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卿晚却捶打着他,道:“我都去黄泉碧落了,你还怎么找到我,收拾我?!你这个大骗子,就会哄骗我……”

    她捶了几下,却突然又福灵心至,明白了他的意思,拽着他的衣襟,道:“秦御,你刚刚是说我要有个长短,你会为我殉情的意思吗?是那个意思吗?”

    她似疼的有些虚弱,声音都发飘起来,边问边儿喘的,秦御愈发心急如焚,抱着顾卿晚的手臂又紧了紧,只觉每一步,每一呼吸间都是煎熬。

    他沉着脸,发出一声应,“嗯!”

    他提气奔的愈发快了,顾卿晚却禁不住抓着他的手臂,连声问道:“你真的会为我殉情?真的?你不觉得殉情的男人都好没出息吗?”

    秦御简直是忍无可忍,恨恨瞪向顾卿晚,怒声道:“闭嘴!你这女人,有力气就留着好好给爷生孩子!”

    顾卿晚被他吼的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已被秦御抱着进了连心院。消息已经传了过来,这会子整个连心院都动了起来。

    因为本来就到了预产期,所有的人和东西都准备的妥妥当当的,除了一开始有些慌乱外,待秦御将顾卿晚送进布置好的产房,院子里忙碌的丫鬟婆子们已被徐国公老夫人亲自镇场,开始有条不紊的忙了起来。

    徐国公夫人吩咐好丫鬟们,便快步进了产房,产房中顾卿晚已躺在了产床上,几个稳婆也已就位,正要给她做检查。

    秦御正单膝跪在床头,用袖子给顾卿晚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旁边稳婆正催促道:“二爷快出去吧!二爷怎么能留在这里呢!”

    秦御却似没听到,只盯着顾卿晚,目光一瞬不瞬的,道:“是不是疼的厉害?你若实在疼的难受便咬我两口?”

    徐国公老夫人扶着丫鬟的手,快步上前,道:“你在这里添什么乱,快出去!”

    秦御闻言扭头,见是徐国公老夫人,他神情才略缓了些,道:“我不出去,卿卿为我生孩子,我为何不能留在这里陪着她?”

    徐国公老夫人简直要被气个倒仰,何曾见女人生孩子,男人跟在身边添乱的。

    倒是顾卿晚推了秦御一把,道:“你出去!出去,我要外祖母陪着,不要你!”

    秦御被她轻微的动作推了下,自然如同蚍蜉撼树,但却觉得心里受了创伤,他觉得这个时候,顾卿晚最需要的应该是他,然而事实证明,他想的太多了。

    秦御面露受伤,依旧单膝跪在那里没动,只握紧了顾卿晚的手,道:“我陪着你,握着你的手,你便有力量,更何况,糖包一向听我这个做父亲的,我和他说着话,让他快点出来……”

    顾卿晚却翻了个白眼,她一向是个爱美的,可不想自己生孩子的样子被秦御全程看在眼中,她抽出手来,又推了秦御一下,道:“你快出去,出去,你不出去,我就不生了!”

    她说着竟然挣扎着似要起身,秦御见她如此,哪里敢再坚持,忙安抚了顾卿晚两句,起身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徐国公老夫人上前坐在了床边儿,安抚的用帕子给顾卿晚擦拭汗水,见她脸色不好,安慰她道:“你不要慌,本来也已到了时候的,你生糖包,并不是受了惊吓难产了,而是本就该生了,知道吗?给外祖母稳住。”

    徐国公的声音落下,似验证她的说法一样,稳婆也检查过了宫口的情况,道:“宫口刚开两指,郡王妃不要着急,小郡王的位置很顺,一定能顺利生产的,郡王妃这是头胎,没那么快呢。郡王妃且先不要用力,省着点力气,来,先跟着嬷嬷深呼吸。”

    顾卿晚方才脸色不好,慌乱无力,那都是被吓的。毕竟她这是头一次生孩子,又总觉得古代生孩子凶险,且这具身体也年纪太小,本来糖包迟迟没反应,顾卿晚便有点产前焦躁症,再经方才的事儿,顾卿晚难免便有些不好的预感,饶是平日里再理智冷静的人,这会子都乱了。

    此刻听闻一切都好,顾卿晚顿时便找回了心神,有时候人的心理作用真的很奇怪,舒缓过来的顾卿晚,顿时觉得冷汗也不那么哗啦啦往外冒了,肚子好像也没有那么疼的难以忍受了。

    她整个人都安静平复了下来,道:“外祖母别担心,我身体好着呢,一定能母女平安。”

    外头,礼亲王和礼亲王妃等人也已经匆忙的赶了过来,刚到廊下,就见秦御跟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廊下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礼亲王妃脸色苍白,被秦逸扶着上了台阶,声音都带了点哭腔,道:“卿晚怎么样了?”

    秦御哪里知道她怎样了,方才他在里头时,顾卿晚虽然痛苦虚弱,但起码还不停叫喊,他这一出来,里头反倒没动静也没声音了。

    秦御眼前总闪过顾卿晚素白裙子上沾染的血迹,礼亲王妃寻他找安慰,他却抓住了礼亲王妃的手臂,道:“母妃,卿卿她不会有事的吧?”

    礼亲王见这母子二人明显都慌了心神,沉声道:“慌什么!不就是生个孩子嘛,本王看老二家的那么彪悍,行!”

    秦逸闻言唇角抽了抽,道:“丫鬟出来了!”

    果然,房门被从里面打开,文晴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秦御顿时上前一步,道:“怎么样?”

    文晴却道:“快,端吃的进去,郡王妃饿了!多端点!”

    秦御,“……”

    礼亲王,“……”

    礼亲王妃,“……”

    礼亲王世子,“……”

    好吧,他承认,父王没有说错,他这个弟妹是挺彪悍的,这画风转的太快,他这个大伯都有点恍惚了。

    那边秦御也是反应了半天,接着便如释重负的露出个傻笑来,冲礼亲王妃道:“卿卿要吃东西,能吃东西了,那是不是说明,她没什么事儿?是不是啊,母妃?”

    礼亲王妃也是笑着点头,捶了两下大腿,道:“哎呦,可把母妃给吓着了,方才这腿都是软的。得了,母妃进去看看,你媳妇一准是没大事儿的。”

    她说着拍了下秦御的手臂,迈步便进了产房,方才她竟是没勇气往里进。秦御本能的跟上,被秦逸勾着肩膀又拉了回去。

    “别添乱。”

    屋中,礼亲王妃进去时,顾卿晚正躺着被徐国公老夫人亲自喂鸡蛋吃,徐国公老夫人道:“别看这煮鸡蛋寻常,这时候却比那燕窝海参要顶用的多,听外祖母的,多吃几个,一会子好使劲!这头胎啊,有那要生一两日呢,吃不下东西可不成。”

    礼亲王妃闻言忙上前,道:“哎呦,我的亲家老太太啊,咱们家卿晚一准生的快,哪里用一两日,说不得一个时辰就生了。”

    徐国公老夫人也是一拍脑门,道:“对,对,你瞧外祖母也是急糊涂了,每个人的身体情况都不一样,就说前工部尚书的媳妇,也是头胎,谁知道这稳婆没到位呢,小公子自己个儿落地了。”

    她声音刚落,稳婆便道:“宫口开了,开了,郡王妃来跟着用力啊!”

    这倒将礼亲王妃和徐国公老夫人又给吓了一跳,徐国公老夫人忙站起身来,道:“这就要生了?晚晚,外祖母在这儿呢,你可别怕。”

    “外祖母,母妃,你们别担心,我……我还能忍!”

    “郡王妃别说话了,憋着劲,来,一二三,用力!”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